1到第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记忆中的下村庙和萝卜会 和现在感觉挺不一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气:17408 回复: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记忆中的下村庙和萝卜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两篇文章是我多年前写的怀旧帖,今天翻出再看感触复杂。尤其是我儿时记忆中的每年正月初九家门口的青岛萝卜会,如今早已梦断成虚无。即便名义上的萝卜会仍在,但时过境迁:萝卜会的源头建筑下村庙早就被毁了,会址也早已挪了地方,而且早已没了传统年味和值得怀念的文化印记,完全沦为商业铜臭味和脏?#20063;?#30340;大杂烩,我也多年不去光顾了,它几乎沦为成一个扰民怪物甚至让人有些烦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正月初九又要到了,重发这两篇旧文,算是对我童年记忆中的那个不该失去的萝卜会的殇文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是清溪庵东厢屋一角,“破四旧”后成了小工厂车间仓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道口路上看清溪庵东厢屋被拆毁的情景,那时早已改造成?#20540;?#23567;工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拆毁时间我记不清了,大约是改革开放初中期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记忆中的下村庙和萝卜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●毛牧青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今天的报纸报道,3月29日道口路9号建筑工地,在不到3小时的时间里,挖掘机竟然接连挖出了两块石碑,碑文显示这是1941年修清溪庵时为捐款市民立的“功德碑?#20445;?#32780;清溪庵就是萝卜会的发源地。据附近老人介绍,清溪庵因年久失修被拆毁后,这两块石碑就不见了踪影。文物专家表示,新出土的两块石碑为萝卜会增加了文化遗存,对研究青岛和台东的历史也有重要的意义。(见《萝卜会古址挖出俩宝贝》2008-03-30半岛报,http://www.shou-cang.com/news/article.php?id=2057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到这个“清溪庵?#20445;?#30456;信在这里生活过的与我同龄的孩子都不知道,但称呼“下村庙?#34987;頡?#22823;庙”却无人不晓,因为我也是?#26377;?#23601;住在离这里不足百步的平定路上。如今我离开这里近30年了,由于母亲还住在旧址的荣华小区,我经常回家照顾母亲(直?#20004;?#24180;一月母亲去世为止),也就对这里始终并不陌生。前几天去对面的劳保服务中?#38476;?#29702;母亲殡葬费?#20013;?#21457;现这里圈地正在挖掘施工,老大庙建筑荡然无存削为平地,难免一番感慨。没想到今天这里又爆出新?#29275;?#20110;是孩提时代的回忆?#32769;?#28044;入脑海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庙(为了称呼方便,也尊重我们当年第一称呼,我不用“清溪庵”这个名称,一律称大庙。下同)旧址位于我市市北区道口路西侧,正门在姜沟路和道口路南向段之间(道口?#28902;蔐形为东北向),东院墙一小门冲着姜沟路。我的记忆是:大庙东侧为老杨家村旧址的姜沟路?#29992;?#21306;(也称“下村?#20445;?#20026;姜沟路、平定路、山口路、郭口路一带,即今天的荣华小区大致位置),西靠同泰橡胶厂,南靠公?#36824;?#21496;和大沟,北傍辽宁路。大庙始建于何时我们并不清楚(最近才知道)。大庙就位于道口路的直角点偏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庙旁的道口路有一条小?#21360;?#35828;是小河,我的记忆中都?#24576;?#20026;“大沟?#20445;?#22240;为它确实不像一条河,官方说当年河水清?#28023;怀?#20316;小清河或清水?#21360;?#28330;水河,大庙才因此得名为“清溪庵”。大沟自东向西流,经昌乐路汇海泊?#23588;?#33014;州湾,迄今仍存在,但多年前改为暗沟。大沟给我的印象是腌臜不堪,实际上早在50年代就成了条污水沟。每年夏天,沟下是我和小伙伴们经常举着笤帚捕蜻蜓的乐园;到了夏?#23621;?#27739;时,山上汇集沿途的洪水使大沟顿时成为漫街的滔?#31232;?#40644;?#21360;保?#25105;常常大雨后跑去看流水,很为壮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临街大门进去,西前方为傍沟岸边的几家住户和一片菜园,颇有点“田园风光?#20445;?#35760;得我小学一女同学就住在这里。?#20063;啵?#21271;面)即是大庙。好象庙东角挂着口很大的铁钟,有拉钟的粗绳子。有没有刚刚挖出的两块大碑我记不不清了,?#32769;?#24863;觉有点印象,但还记得庙门外有两根大旗杆,旗杆下端的石垛子的长宽都比我高,旗?#35828;?#37096;的直径也很粗,我曾经常?#24403;?#23427;。正南门靠近道口路是一个窗口,里面平日早晨对外卖糖火烧什么的。当年我在辽宁路小学读书,每早?#25913;?#32473;我四分钱,到这里买个又大又脆又香又甜的火烧沿上学路上吃。记得当时窗口高我个子矮,老道们似乎为了照顾像我这样的孩子,专门在窗下加了块大石条增高以方便我们。就是如此,我还要把脚尖翘得老高才能探到窗口,如今回想起来还历历在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进大庙门,其实是一间青龙白虎殿堂,左右分别为高大几乎到殿顶的?#30452;?#22120;挥舞造型的青龙、白虎两神泥胎。青龙黑面狰狞怒目像张飞李逵;白虎白?#25381;?#20426;明眼像吕布花荣,他们都?#25386;?#20247;多?#38468;?#23567;鬼对峙?#29275;?#22681;上还画着各类故事壁画,整个氛围给人一种威严的感觉,我一人去害怕不敢探头往里张望。这里平日白天是一些腰缠长布在运气打肚皮“嗳、嗨”嘘嚯的练气功人,煞是热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进入大庙内就是一个像四?#26174;?#30340;天井,正面对着玉皇大帝厅堂的大门,两边分别为太上老君(西侧)、关帝圣君(东侧)的大殿门,?#36951;?#20998;别为玉皇大帝殿、火帝真君殿和关帝圣君殿,各边立柱上刻有相关的楹联。三厅并立内供奉玉帝、太上老君和关公神像。玉皇大帝塑像面目威严像个天上皇,正襟危坐青髯明目。好象两边有各类童男玉女陪伴,两侧分别为手持各类神器的八大金刚,个个青面獠牙,加之其它各类天神造型和壁画衬托,甚为恐怖;太上老君八卦道袍在身白?#34511;胶?#34924;托清癯老脸一派飘然欲仙的态势,两旁多为炼丹童男,好象壁画内容与其炼丹有关,还有什么因为时间久远记不得了;而关云长不愧为忠烈,红脸美髯正气凛然,身后有其子白脸英俊的关平和扛青龙偃月刀的黑脸落腮胡周仓,两旁的人物和壁画内容也记不清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院的南面有送子观音菩萨殿和土地庙。特别是送子殿经常有?#20061;?#32476;绎不绝到来烧香叩首,那时我小不懂为什么,后来听老人说多为不育女人求菩萨保佑添丁的场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庙平日不温不火,时常看到一些道士出出进进,因为上学,平日也就一般不去光顾,一切平平淡淡保持谧静祥和的气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现在知道,大庙1931之前叫玉皇庙,始建于元代,属道教庙宇,归崂山太清宫管辖,历史比天后宫还久。据考证,萝卜会起源于明朝,?#20004;?#24050;经有600多年的历史,因农历正月初九是玉帝的生日,原有庙会三天,庙会期间时值“立春”前后,因民间有吃萝卜“咬春”之说,说是立春吃了萝卜不?#21171;?#30340;?#20843;祝?#25152;以庙会?#19979;?#38738;、红瓤萝卜的特别多。久而久之,庙会就被人们称为“萝卜会?#20445;?#36825;里一度殿宇气宇昂然、香火鼎盛,为上世纪我市三大庙会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是这个一年一度的萝卜会,最为我和小伙伴们感兴趣所吸引。因为每年正月初九这里太热闹了,是我们的天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世纪五十年代到六十年代中期,小小的我一过完春节就期盼萝卜会的尽快到来。每年的正月初八傍晚,大庙外的各马路就涌进不少商?#27675;?#25674;位地方,有挑担的推车的扛包的抬物的安营扎寨煞是热闹,兴奋弄的我当晚睡不着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初九一大早,出门就面对蜂拥的人群和各类的?#26032;?#22768;和涌动人?#28023;?#37027;喧闹的场景?#20004;?#36824;历历在目。萝卜会是庙内“搭台唱戏”为引子,吸引诸多大人和?#39047;?#20449;女虔诚赶来焚香烧纸磕头求神灵庇护保佑,于是庙内香火不断人头络绎不绝,诸道长道徒们也忙的找不着?#20445;?#27605;竟是一年经济效益颇丰的最好时光,自然格外倾心卖力气。而萝卜会集市?#19979;?#21334;萝卜却是主角,有青样的白样的红样的。那时不买几个潍县红样萝卜回家,那不叫去了萝卜会。当然其它“配角”也不亚于萝卜的风光:什么山货、干海货、土产杂货、瓜果梨枣花鸟鱼虫、小商品、民间工艺?#36820;?#31561;应有尽有,把道口?#26041;?#27807;路平定路山口?#36820;冉值?#20004;侧塞得满满的无插足之地,人头攒动游客如织,摩肩接踵形成一股股动态人流。讨价的、?#26032;?#30340;、喊人的、嬉笑打闹的,浑然一派兴隆的样子。当然,最为我们这般大孩子的偏爱“天地”是:有敲镗锣叫场耍猴的(我最愿意看猴子学样翻跟斗戴乌沙耍?#32922;?#30340;啦)、卖糖稀吹糖人糖动物的(买了四处宣扬最终逃脱不了“米西”的干活)、卖小老虎的(我记得当时儿歌“小老虎小老虎,?#27597;鹿母?#20004;毛五”总是挂在?#32422;?#30340;嘴上)、卖?#31216;?#38754;具的(买个戴在?#25104;?#20621;晚吓唬小伙伴)、买木刀木剑木枪的(曾买过不少,还曾差点把同学眼睛戳瞎)、卖“鸡-鸡翎”的(买了戴在头上耍大刀装古代大将军)、卖“卜卜噔”的(?#32422;和?#32780;生畏,就怕破了将玻璃吸进嗓子里,但愿意看人家“卜噔?#20445;?#21334;摔爆竹?#23736;?#36386;脚”的(?#32422;?#19981;买,鼓捣他人买?#32422;?#21548;响,呵呵)、卖风车的(常买拿着满?#22336;?#36305;让它转起来)、赁小书的(我最?#19981;?#23567;书了,嘿嘿,?#32422;?#20063;赁过,见附录文章)、卖年画剪纸的(那时我还?#19981;?#19968;阵子的剪纸,后来废弃啦)、拉?#25226;?#29255;”的(弄几张胶片放在暗箱里转动,半像幻灯半像电影的忽?#39047;?#25487;钱观看,今天看?#27492;?#28982;无味,但当时很吸引人)、唱柳、茂腔的(我不?#19981;叮?#20687;小寡?#31350;?#22367;,但看表演觉得好玩儿);……在台东一路、辽宁路、威海路、桑梓?#36820;然?#26377;踩高跷的,耍龙灯的,跑?#33633;?#30340;,扭秧歌的,围观的人更是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。总是,那时的萝卜会,始终含有自然民俗风情的浓浓古朴醇味,让我不禁想起?#26049;?#31471;那幅展示北宋汴京(今河南开封)的《清明上河图?#28902;?#21367;画,当年萝卜会场面很有那种特色,已经远不像现在充满商业铜臭味的异变让人如同嚼腊的“萝卜会”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66年“文革”爆发。大庙如同其它“封资修垃圾”般在“破四旧”潮流中罹难。诸神泥胎犹如萨达?#36820;?#20687;被“红卫兵”和“革命群众”拉倒。当年我看了现场,泥胎残骸遍及全院。一些曾在四十年代重建中捐资的老?#22336;?#31169;下感到?#19978;?#21644;无?#21361;?#35760;得一位老大娘说,当年重修者应?#25285;?#26377;的神像内的“心”是金子做的。但我看到的却是黄泥团加草绳子的混合物,也不知她说的是真还是讹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至此,大庙几十年的风风雨雨?#27807;?#28781;亡,夜下的孤独建筑和残骸黑影的无声,道出我们国家曾有的一场灾难冲击的见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大庙没了昔日的人流和香火,那些庙内的?#39047;?#20449;女们也不知去向哪里了。当然,萝卜会随着“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”的伟大形势,人们忙于?#23736;匪脚?#20462;”“割?#26102;?#20027;义尾巴”而从此销声匿迹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来,大庙的遗址成了台东半导体零件厂的厂房,再后来成了台东文化馆阅读场地,再后来成了台东少年宫活动场所,再后来的2006年,大庙的建筑已荡然无存……呵呵,再后来吗。就是现在挖掘和发现捐碑的现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报纸介绍:大庙“这两块上世纪40年代的石碑的出土,已经引起文化部门的高度重视,派出所民警?#32422;?#25991;物专家都先后赶到现场了解情况。……现场的文物保护专家王铎告诉记者,1941年5月到10月之间台东附近的?#29992;?#26366;捐款对清溪?#32440;?#34892;过修复。‘这两个石碑为萝卜会找到了文化遗存’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切!这叫发现?我早就知道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至于“现场文化部门的专家告诉记者,现在出土的这两个石碑对研究青岛的历史和地理有极大的参考价值,目前他们会先将这两个石碑妥善保管,然后有关专家会对其做进一步的鉴定”的说法,我还是比?#26174;?#25104;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1年,青岛为了“政府搭台萝卜唱戏”的招商引资、搞活经济目的恢复了萝卜会这一民俗节日,但大庙遗址?#20889;媯?#24217;内诸神泥胎全无,成了“无本之?#23613;?#30340;交易商会,全然没有了当年的风味。再后来,萝卜会会场被迁至贮水山下,与元宵会“合二为一?#20445;?#20250;期为正月初九到十五七天,自是后话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年恢复萝卜会不久,我曾就有疑问:远比大庙晚的四方海云庵(不久前我去海云庵糖球会,那里不但海云?#21482;?#28982;一新,而且过街天桥?#21340;?#21476;与其浑然一体)、前海的天后宫(这个更不用说,完全是推?#24618;?#26032;再来的扩建)政府都能投资重建,为什么很有影响的大庙却不能再建?#38752;?#19988;大庙当时还有遗址和建筑存在。既然萝卜会还在,为何不?#21576;?#21033;导重新修复?近来我想,大庙处正值东北向的青岛最大台东?#34987;?#21830;?#31561;?#20165;一?#34903;?#36965;,东南对桑梓路南山市场、?#24433;捕?#36335;夜市和著名的啤酒街、北靠昌乐路文化街,这里很具备再开发萝卜会遗址是再简单不过的“天时地利人和?#24199;?#21183;,为什?#31383;?#30333;放弃这块风水宝地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始终不明白!也觉得很?#19978;В?/fon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大庙在我的脑海中只有孩提时代美?#27809;?#24518;的份了。本不想说什么了。看了开头的报道和发现,才罗里罗嗦扯了上述零星碎言,算是无奈和感慨的回应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8年3月30晚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给好友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请?#22659;?#36825;个签名图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2-14 10:59:49 来自青青岛社区 法律声明 回复 | 引用 | 编辑 | 举报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复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觉得现在形式也不错,与时俱进嘛,也不能啥都复?#29275;?#29616;代和历?#26041;?#21512;才回让老百姓更容易接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2-15 10:30:22 来自青青岛社区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复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与时俱进嘛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2-15 11:46:31 来自青青岛社区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复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算是‘重建’了,又能怎样?#30933;?#35760;忆中的那个‘大庙’早就面貌全非了。到海云庵广场唱‘祖国我永远和你在一起’正当其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2-15 18:49:22 来自青青岛社区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复?#39608;?#23418;子牛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昨天去贮水山儿童公园萝卜会主场,?#23588;?#38376;可罗雀。唉,今年的萝卜会啊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请?#22659;?#36825;个签名图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2-15 20:11:51 来自青青岛社区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复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直想去看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2-16 13:09:24 来自青青岛社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{2045}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2-28 14:22:50 来自青青岛社区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复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确实不是在之前那个味儿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3-02 16:06:32 来自青青岛社区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复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直都在变,不管愿不愿意。长江后?#36865;?#21069;?#32781;?#28010;花淘尽英雄、、、、、古今多少事,尽付东流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3-14 20:25:08 来自青青岛社区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复此贴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7809;?#21517;: 密 码: (已经输入0?#32440;?/span>) *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请绑定实名后进行跟帖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34511;?/stron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金?#36965;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评语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选评语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祝福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不作死就不会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青岛新闻客户端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用其他账号登录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广东快乐十分直播现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