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到第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記憶中的下村廟和蘿卜會 和現在感覺挺不一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氣:18447 回復: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記憶中的下村廟和蘿卜會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兩篇文章是我多年前寫的懷舊帖,今天翻出再看感觸復雜。尤其是我兒時記憶中的每年正月初九家門口的青島蘿卜會,如今早已夢斷成虛無。即便名義上的蘿卜會仍在,但時過境遷:蘿卜會的源頭建筑下村廟早就被毀了,會址也早已挪了地方,而且早已沒了傳統年味和值得懷念的文化印記,完全淪為商業銅臭味和臟亂差的大雜燴,我也多年不去光顧了,它幾乎淪為成一個擾民怪物甚至讓人有些煩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正月初九又要到了,重發這兩篇舊文,算是對我童年記憶中的那個不該失去的蘿卜會的殤文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清溪庵東廂屋一角,“破四舊”后成了小工廠車間倉庫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道口路上看清溪庵東廂屋被拆毀的情景,那時早已改造成街道小工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拆毀時間我記不清了,大約是改革開放初中期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記憶中的下村廟和蘿卜會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●毛牧青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今天的報紙報道,3月29日道口路9號建筑工地,在不到3小時的時間里,挖掘機竟然接連挖出了兩塊石碑,碑文顯示這是1941年修清溪庵時為捐款市民立的“功德碑”,而清溪庵就是蘿卜會的發源地。據附近老人介紹,清溪庵因年久失修被拆毀后,這兩塊石碑就不見了蹤影。文物專家表示,新出土的兩塊石碑為蘿卜會增加了文化遺存,對研究青島和臺東的歷史也有重要的意義。(見《蘿卜會古址挖出倆寶貝》2008-03-30半島報,http://www.shou-cang.com/news/article.php?id=2057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說到這個“清溪庵”,相信在這里生活過的與我同齡的孩子都不知道,但稱呼“下村廟”或“大廟”卻無人不曉,因為我也是從小就住在離這里不足百步的平定路上。如今我離開這里近30年了,由于母親還住在舊址的榮華小區,我經常回家照顧母親(直至今年一月母親去世為止),也就對這里始終并不陌生。前幾天去對面的勞保服務中心辦理母親殯葬費手續,發現這里圈地正在挖掘施工,老大廟建筑蕩然無存削為平地,難免一番感慨。沒想到今天這里又爆出新聞,于是孩提時代的回憶依稀涌入腦海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廟(為了稱呼方便,也尊重我們當年第一稱呼,我不用“清溪庵”這個名稱,一律稱大廟。下同)舊址位于我市市北區道口路西側,正門在姜溝路和道口路南向段之間(道口路呈L形為東北向),東院墻一小門沖著姜溝路。我的記憶是:大廟東側為老楊家村舊址的姜溝路居民區(也稱“下村”,為姜溝路、平定路、山口路、郭口路一帶,即今天的榮華小區大致位置),西靠同泰橡膠廠,南靠公交公司和大溝,北傍遼寧路。大廟始建于何時我們并不清楚(最近才知道)。大廟就位于道口路的直角點偏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廟旁的道口路有一條小河。說是小河,我的記憶中都被稱為“大溝”,因為它確實不像一條河,官方說當年河水清澈,被稱作小清河或清水河、溪水河,大廟才因此得名為“清溪庵”。大溝自東向西流,經昌樂路匯海泊河入膠州灣,迄今仍存在,但多年前改為暗溝。大溝給我的印象是腌H不堪,實際上早在50年代就成了條污水溝。每年夏天,溝下是我和小伙伴們經常舉著笤帚捕蜻蜓的樂園;到了夏季雨汛時,山上匯集沿途的洪水使大溝頓時成為漫街的滔滔“黃河”,我常常大雨后跑去看流水,很為壯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臨街大門進去,西前方為傍溝岸邊的幾家住戶和一片菜園,頗有點“田園風光”,記得我小學一女同學就住在這里。右側(北面)即是大廟。好象廟東角掛著口很大的鐵鐘,有拉鐘的粗繩子。有沒有剛剛挖出的兩塊大碑我記不不清了,依稀感覺有點印象,但還記得廟門外有兩根大旗桿,旗桿下端的石垛子的長寬都比我高,旗桿底部的直徑也很粗,我曾經常擁抱它。正南門靠近道口路是一個窗口,里面平日早晨對外賣糖火燒什么的。當年我在遼寧路小學讀書,每早父母給我四分錢,到這里買個又大又脆又香又甜的火燒沿上學路上吃。記得當時窗口高我個子矮,老道們似乎為了照顧像我這樣的孩子,專門在窗下加了塊大石條增高以方便我們。就是如此,我還要把腳尖翹得老高才能探到窗口,如今回想起來還歷歷在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進大廟門,其實是一間青龍白虎殿堂,左右分別為高大幾乎到殿頂的持兵器揮舞造型的青龍、白虎兩神泥胎。青龍黑面猙獰怒目像張飛李逵;白虎白凈英俊明眼像呂布花榮,他們都腳踩眾多扛腳小鬼對峙著,墻上還畫著各類故事壁畫,整個氛圍給人一種威嚴的感覺,我一人去害怕不敢探頭往里張望。這里平日白天是一些腰纏長布在運氣打肚皮“噯、嗨”噓嚯的練氣功人,煞是熱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進入大廟內就是一個像四合院的天井,正面對著玉皇大帝廳堂的大門,兩邊分別為太上老君(西側)、關帝圣君(東側)的大殿門,匾牌分別為玉皇大帝殿、火帝真君殿和關帝圣君殿,各邊立柱上刻有相關的楹聯。三廳并立內供奉玉帝、太上老君和關公神像。玉皇大帝塑像面目威嚴像個天上皇,正襟危坐青髯明目。好象兩邊有各類童男玉女陪伴,兩側分別為手持各類神器的八大金剛,個個青面獠牙,加之其它各類天神造型和壁畫襯托,甚為恐怖;太上老君八卦道袍在身白羊山胡襯托清癯老臉一派飄然欲仙的態勢,兩旁多為煉丹童男,好象壁畫內容與其煉丹有關,還有什么因為時間久遠記不得了;而關云長不愧為忠烈,紅臉美髯正氣凜然,身后有其子白臉英俊的關平和扛青龍偃月刀的黑臉落腮胡周倉,兩旁的人物和壁畫內容也記不清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院的南面有送子觀音菩薩殿和土地廟。特別是送子殿經常有婦女絡繹不絕到來燒香叩首,那時我小不懂為什么,后來聽老人說多為不育女人求菩薩保佑添丁的場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廟平日不溫不火,時常看到一些道士出出進進,因為上學,平日也就一般不去光顧,一切平平淡淡保持謐靜祥和的氣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知道,大廟1931之前叫玉皇廟,始建于元代,屬道教廟宇,歸嶗山太清宮管轄,歷史比天后宮還久。據考證,蘿卜會起源于明朝,至今已經有600多年的歷史,因農歷正月初九是玉帝的生日,原有廟會三天,廟會期間時值“立春”前后,因民間有吃蘿卜“咬春”之說,說是立春吃了蘿卜不牙痛的習俗,所以廟會上賣青、紅瓤蘿卜的特別多。久而久之,廟會就被人們稱為“蘿卜會”,這里一度殿宇氣宇昂然、香火鼎盛,為上世紀我市三大廟會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是這個一年一度的蘿卜會,最為我和小伙伴們感興趣所吸引。因為每年正月初九這里太熱鬧了,是我們的天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世紀五十年代到六十年代中期,小小的我一過完春節就期盼蘿卜會的盡快到來。每年的正月初八傍晚,大廟外的各馬路就涌進不少商販占攤位地方,有挑擔的推車的扛包的抬物的安營扎寨煞是熱鬧,興奮弄的我當晚睡不著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初九一大早,出門就面對蜂擁的人群和各類的叫賣聲和涌動人群,那喧鬧的場景至今還歷歷在目。蘿卜會是廟內“搭臺唱戲”為引子,吸引諸多大人和善男信女虔誠趕來焚香燒紙磕頭求神靈庇護保佑,于是廟內香火不斷人頭絡繹不絕,諸道長道徒們也忙的找不著北,畢竟是一年經濟效益頗豐的最好時光,自然格外傾心賣力氣。而蘿卜會集市上買賣蘿卜卻是主角,有青樣的白樣的紅樣的。那時不買幾個濰縣紅樣蘿卜回家,那不叫去了蘿卜會。當然其它“配角”也不亞于蘿卜的風光:什么山貨、干海貨、土產雜貨、瓜果梨棗花鳥魚蟲、小商品、民間工藝品等等應有盡有,把道口路姜溝路平定路山口路等街道兩側塞得滿滿的無插足之地,人頭攢動游客如織,摩肩接踵形成一股股動態人流。討價的、叫賣的、喊人的、嬉笑打鬧的,渾然一派興隆的樣子。當然,最為我們這般大孩子的偏愛“天地”是:有敲鏜鑼叫場耍猴的(我最愿意看猴子學樣翻跟斗戴烏沙耍刀槍的啦)、賣糖稀吹糖人糖動物的(買了四處宣揚最終逃脫不了“米西”的干活)、賣小老虎的(我記得當時兒歌“小老虎小老虎,鼓嘎鼓嘎兩毛五”總是掛在自己的嘴上)、賣臉譜面具的(買個戴在臉上傍晚嚇唬小伙伴)、買木刀木劍木槍的(曾買過不少,還曾差點把同學眼睛戳瞎)、賣“雞-雞翎”的(買了戴在頭上耍大刀裝古代大將軍)、賣“卜卜噔”的(自己望而生畏,就怕破了將玻璃吸進嗓子里,但愿意看人家“卜噔”)、賣摔爆竹“二踢腳”的(自己不買,鼓搗他人買自己聽響,呵呵)、賣風車的(常買拿著滿街瘋跑讓它轉起來)、賃小書的(我最喜歡小書了,嘿嘿,自己也賃過,見附錄文章)、賣年畫剪紙的(那時我還喜歡一陣子的剪紙,后來廢棄啦)、拉“洋片”的(弄幾張膠片放在暗箱里轉動,半像幻燈半像電影的忽悠你掏錢觀看,今天看來索然無味,但當時很吸引人)、唱柳、茂腔的(我不喜歡,像小寡婦哭墳,但看表演覺得好玩兒);……在臺東一路、遼寧路、威海路、桑梓路等還有踩高蹺的,耍龍燈的,跑旱船的,扭秧歌的,圍觀的人更是里三層外三層水泄不通。總是,那時的蘿卜會,始終含有自然民俗風情的濃濃古樸醇味,讓我不禁想起張擇端那幅展示北宋汴京(今河南開封)的《清明上河圖》長卷畫,當年蘿卜會場面很有那種特色,已經遠不像現在充滿商業銅臭味的異變讓人如同嚼臘的“蘿卜會”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66年“文革”爆發。大廟如同其它“封資修垃圾”般在“破四舊”潮流中罹難。諸神泥胎猶如薩達姆雕像被“紅衛兵”和“革命群眾”拉倒。當年我看了現場,泥胎殘骸遍及全院。一些曾在四十年代重建中捐資的老街坊私下感到可惜和無奈,記得一位老大娘說,當年重修者應諾,有的神像內的“心”是金子做的。但我看到的卻是黃泥團加草繩子的混合物,也不知她說的是真還是訛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至此,大廟幾十年的風風雨雨徹底滅亡,夜下的孤獨建筑和殘骸黑影的無聲,道出我們國家曾有的一場災難沖擊的見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大廟沒了昔日的人流和香火,那些廟內的善男信女們也不知去向哪里了。當然,蘿卜會隨著“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就是好”的偉大形勢,人們忙于“斗私批修”“割資本主義尾巴”而從此銷聲匿跡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來,大廟的遺址成了臺東半導體零件廠的廠房,再后來成了臺東文化館閱讀場地,再后來成了臺東少年宮活動場所,再后來的2006年,大廟的建筑已蕩然無存……呵呵,再后來嗎。就是現在挖掘和發現捐碑的現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報紙介紹:大廟“這兩塊上世紀40年代的石碑的出土,已經引起文化部門的高度重視,派出所民警以及文物專家都先后趕到現場了解情況。……現場的文物保護專家王鐸告訴記者,1941年5月到10月之間臺東附近的居民曾捐款對清溪庵進行過修復。‘這兩個石碑為蘿卜會找到了文化遺存’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切!這叫發現?我早就知道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至于“現場文化部門的專家告訴記者,現在出土的這兩個石碑對研究青島的歷史和地理有極大的參考價值,目前他們會先將這兩個石碑妥善保管,然后有關專家會對其做進一步的鑒定”的說法,我還是比較贊成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1年,青島為了“政府搭臺蘿卜唱戲”的招商引資、搞活經濟目的恢復了蘿卜會這一民俗節日,但大廟遺址尚存,廟內諸神泥胎全無,成了“無本之木”的交易商會,全然沒有了當年的風味。再后來,蘿卜會會場被遷至貯水山下,與元宵會“合二為一”,會期為正月初九到十五七天,自是后話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年恢復蘿卜會不久,我曾就有疑問:遠比大廟晚的四方海云庵(不久前我去海云庵糖球會,那里不但海云庵煥然一新,而且過街天橋也仿古與其渾然一體)、前海的天后宮(這個更不用說,完全是推倒重新再來的擴建)政府都能投資重建,為什么很有影響的大廟卻不能再建?況且大廟當時還有遺址和建筑存在。既然蘿卜會還在,為何不順勢利導重新修復?近來我想,大廟處正值東北向的青島最大臺東繁華商業圈僅一步之遙,東南對桑梓路南山市場、延安二路夜市和著名的啤酒街、北靠昌樂路文化街,這里很具備再開發蘿卜會遺址是再簡單不過的“天時地利人和”優勢,為什么白白放棄這塊風水寶地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始終不明白!也覺得很可惜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大廟在我的腦海中只有孩提時代美好回憶的份了。本不想說什么了。看了開頭的報道和發現,才羅里羅嗦扯了上述零星碎言,算是無奈和感慨的回應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8年3月30晚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打賞TA共獲得: 金幣: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還沒人打賞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給好友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請刪除這個簽名圖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2-14 10:59:49 來自青青島社區 法律聲明 回復 | 引用 | 編輯 | 舉報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復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覺得現在形式也不錯,與時俱進嘛,也不能啥都復古,現代和歷史結合才回讓老百姓更容易接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2-15 10:30:22 來自青青島社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復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與時俱進嘛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2-15 11:46:31 來自青青島社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復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算是‘重建’了,又能怎樣?你記憶中的那個‘大廟’早就面貌全非了。到海云庵廣場唱‘祖國我永遠和你在一起’正當其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2-15 18:49:22 來自青青島社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復:【孺子牛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昨天去貯水山兒童公園蘿卜會主場,居然門可羅雀。唉,今年的蘿卜會啊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請刪除這個簽名圖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2-15 20:11:51 來自青青島社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復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直想去看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2-16 13:09:24 來自青青島社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復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確實不是在之前那個味兒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3-02 16:06:32 來自青青島社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復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直都在變,不管愿不愿意。長江后浪推前浪,浪花淘盡英雄、、、、、古今多少事,盡付東流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3-14 20:25:08 來自青青島社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復此貼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用戶名: 密 碼: (已經輸入0字節) *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請綁定實名后進行跟帖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8小時點擊排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精彩圖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論壇本周Top1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打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金幣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評語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選評語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祝福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驚呆了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不作死就不會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頂部 客戶端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青島新聞客戶端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用其他賬號登錄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广东快乐十分直播现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海时时网站制作 3.29赛车pk10停售 2019精准三中三不改资料论云 黑龙江大庆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黑杰克玩法 炸金花赢钱可提现 av女优做爱快播 江西时时在哪买 重庆市时时彩开奖结果 王者荣耀妲己被叉哭